缪鸩妄

——山吹✨
tx弧短 1417738148

【脑洞】28岁索隆x19岁山治

刚一进酒吧,山治就觉得巨大的声响炸裂在耳畔,他不动声色地晃了晃脑袋,半晌后这才勉强适应了下来。

山治特意选了吧台的位置坐下,伸手托着腮帮子稍加好奇地打量这一切,他感觉自己的每个细胞都在兴奋的巅峰不停跃动,他微屈指骨再是利用指尖摩擦打了个响指,酒保应声走来询问他的要求。山治抬了抬脑袋,发现酒保竟然该死的帅气,掩盖心里酥酥麻麻的感觉,他将视线落在酒保的脑袋上,嗤笑出声以便转移注意力。

“啊——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绿藻。”

山治一手放在面前遮掩上挑嘴角,再是强忍着笑意 戏谑出声。

索隆第一次看见这样好看的人,金色的发丝被霓虹灯渲染得似幻似真,皮肤偏又白净得很,只是那眉毛稍微有些卷。这些好感在听见山治说的话的时候,便被掩藏在内心深处。他下意识扯了扯嘴角,然后他发现这位客人可能需要挨一顿打,他越过吧台身体前倾,蹙眉开口一字一顿。

“你也不赖啊?卷眉毛。”

然后他们俩争执过后打了一架。

当天晚上,索隆就被解雇了。

山治第二天照来,坐在吧台发现酒保换了一个人,他觉得那个绿藻脑袋逃过了一劫之余竟是稍许有些失望。失望归失望,山治是来勾搭lady,他眼尖地发现有一位及其漂亮的lady往他的方向走来,山治将西装的褶皱捋平,清了清嗓子引起那位lady的注意力——“这位lady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
可未曾想到,那位lady微扬下巴,丢下一句话就走人了。

“你高兴地太早了。”

耳畔传来“噗嗤”地一身嗤笑,山治循声转过头,发现那只绿藻穿着日常服坐在他旁边灌着酒,被讨厌的绿藻目睹了一切的山治突然有些委屈,他伸手夺过了索隆的酒,就往嘴里灌。喝了一口便有些昏昏沉沉,他絮絮叨叨说他今天是为了摆脱失恋阴影来的,原因是又被学校里的娜美女神拒绝了告白,就因为他不是个有钱人。

索隆不禁蹙眉,觉得那位所谓的女神未免也太爱财了。

山治又支支吾吾地说什么 娜美小姐值得最好的,不怪她,是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多少钱,还有一层原因是——他顿住了,忽然不继续说下去了。之后他又说了自己的梦想是开一间餐厅,自己在什么医学院地方读书等等,索隆这才发现原来山治是他母校的小学弟。最后的最后他拽过了索隆的衣领,凑近他耳畔告诉其实他自己是个gay。

索隆一懵,发现他除了最后一条,之前的全部秘密都因为过于喧哗,所以惹得四周的人都在侧着头围观,嘴一瘪就将山治的手钩在自己的脖颈上,另手扶着山治的腰肢准备搀扶着走出去,山治却死也不肯迈出一步,索隆无奈之下只好一把将那人公主抱抱起,迈着大步走出酒吧。

因为只喝了一口,被外头的风一吹就醒了。山治恢复了清醒,看了看现在的状况——被一个帅气的绿藻头抱在怀里。

索隆问了好几声山治家住何处,山治却只是阖眸不予理睬

无奈之下,索隆只好把他带回了自己家。

到家后,索隆刚把山治放下,山治心一横,假装醉酒便扯着索隆的衣领吻了上去,反正之后无论发生什么都假装醉酒不知道。唇舌交缠发出啧啧水声,索隆先是一愣,但随即不甘心主动权被一个醉酒之人抢去,便是一阵热烈的深吻。

索隆感觉到有什么硬物在蹭着胯间,常识告诉自己醉酒的人绝不会勃起,他勾扯嘴角便明白了其中勾引意味,他抻臂拥紧了装醉的山治。

一夜春宵。

第二天,山治醒来发现腰酸背痛,侧首看见在旁边仍然呼呼大睡的索隆,这才想起昨天抱着侥幸心理装醉勾引索隆的事情,心想着绝不能被他发现,即使这个男人什么地方都挺符合自己胃口,但看起来他绝对是个钢铁直男,所以还是要对索隆说goodbye了。

山治坐起来,却正巧拉扯到股间难以启齿部位,疼痛使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。他紧咬臼齿,准备下床穿好散落一地的衣服,然后悄悄离开。

却没想到索隆大臂一揽,山治就到了他怀里。两人接触到的肌肤泛起暖意,山治闷哼了声便僵直着身子,正欲提腿将他踹开,索隆抚上山治的腰轻捏一把,随后低语。

“再来一次吧,我的小男朋友。”

*自行车
——山治视角!
拿着头巾 想着索隆自渎这种事情果然…咳

【脑洞】快递小哥的恋爱开端

索隆原先在剑道馆工作,被伤及左眼后随意找了份工作成了个快递小哥。

在一次送快递途中看见个山治,本不想作为旁观者参与此事,但奈何这个人无论是笑起来还是那头金发,都暖得像个太阳。索隆眯了眯眼睛,觉得面前的这个太阳真的好耀眼。


这个金发男人被一群小混混逼至角落,手中领着刚买好的菜,却十分冷静地将逼近他的小混混一个个踹倒。

像是命运的安排一样,隔天,索隆就给山治送了快递。签货到一半,索隆肚子咕地一声叫了起来。山治笑了。不带任何嘲笑之意,眼底满含暖意。叼着烟就招呼索隆进来吃点东西。

鬼使神差似的,索隆答应了。

然后他品尝到了他这一生吃过最好吃的饭菜。

之后几次送快递,山治就都会邀请索隆吃点东西。索隆很喜欢山治,但他不想说。因为他知道山治喜欢女人。索隆深深地觉得山治可能是个女人都喜欢,但很明显自己是个男人,就算有一身肌肉也无法博得山治的欢心。

直到有一次。

索隆在送货的时候看见了。

山治跟一个男人拥吻在一起,夜色仿佛给了他们一个放肆的借口。那个男人其实是山治的一夜情对象。

几乎是刹那间,一记勾拳擦过那青年的颧骨处,硬生生擦出红痕。然后扔下快递把那青年独自就在门外,牵着山治的手进了房间。

顺带丢下一句“从现在起,你是前任了。”

山治一懵,但实际上山治原先就倾心于索隆,看见那结实身躯就有些心猿意马。

山治被索隆狠狠摁在门板上,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索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住。

两人唇舌交缠,索隆原先还担心山治会拒绝自己,但感觉到山治拥住他的时候,索隆就把一切都弃至脑后。

那天晚上之后,两个人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。

之后两人便过上了没羞没躁的日子。

剑拔弩张。

两人之间的紧张程度甚至可以来岌岌可危来形容。

山治微眯双眸,再是抻臂屈肘使得两指捏着烟屁股,启唇吐了对面那人一脸白烟之后几乎是咬牙切齿开口——“笨蛋。”

索隆额面上青筋暴起,却怒极反笑。“笨蛋说谁?”

在索隆话音刚落下时,山治像是抢着回答似的没时间思考更多,下意识骂骂咧咧回复道:“笨蛋说你!”












索隆面上突然隐隐约约带了几分戏谑笑意,他搔了搔耳朵说话拖着长音:“噢—原来是笨蛋在说我啊。”

山治:???

烟雾缭绕遮挡两人眸子。

山治倚靠一旁墙壁,开口携着些许沮丧。

“欸绿藻头你说lady抵挡不了哪些小动作或者行为?”







索隆歪了脑袋思忖片刻。













“……小动作不知道,动作大点儿的譬如一记勾拳 一般女生应该抵挡不了。”